她緩緩站起身,步履蹣跚地走向大海..
耳邊依稀聽見那女人說:

「她愛了他好久好久了…」

那麼她呢?不也是用整個生命在愛著他嗎?
她愛了他好久好久..
她等了他好久好久..


鹹鹹海水味撲鼻而來,
失落的心情,像沉落海底一般的,不復天光。

靈魂飄忽在空氣裡,
溼透了的身子,瑟縮在冷清的飄雨沙灘….

他是妳的天,他是妳的地。

他曾說過:
「如果天塌下來,他一定會擋在上方,
不讓她受到一丁點傷害。」

他也以保護姿態的勇者,緊擁著她:

「妳永遠是我一輩子要守候的女人!」

但,那個女人出現了..一切都不再一樣了,
因為那女人,改變了她和他的命運,

她像個天使與魔鬼的綜合體,
席捲著情愛風暴,殘忍地吹散他們的堅固愛情,

在婚禮的前一晚,
用她的身子,換取了她最愛的男人。

多麼戲劇化的劇碼,卻殘酷真實的上演在她生命裡。

輕踩著細沙,緩緩地步向海洋..
天灰濛濛地不見藍色,雨珠和著淚滴,沉重落在沙灘上,

雨勢,愈來愈急促,
心跳,愈來愈緩重,
身子,愈來愈輕飄,

腦子裡,不斷浮現著那女人和她愛著的男人歡愛的畫面。

女人赤裸著姣好身材,任由他撫觸她的渾圓..
激情中的汗水,散亂一地的衣物,
怔忡地閃入她眼簾,
那畫面像千萬支箭射向她心頭,
這般地痛不欲生。

女人,挑釁的目光,緊揪著她,
向她宣戰的眼神,除了尖銳還有勝利姿態。

他冷然的起身,
毫不在乎地赤裸著身子,來到她面前,

曾是只屬於她的男人,
此刻除了大剌剌地恣意,眼神中絕然的神情..再無其他。

她顧不得眼前的春光迷濛,
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

「這就是你說要守候我一輩子的答案嗎?
你怎麼能…..」

忍著激昂的淚水,她大聲地斥責著。

女人走向前,也不在意自己身上的赤裸,
從背後緊貼著他,露出得意的微笑..

「只有我,才是他的天使。」女人在他耳邊輕吐呢喃。

男人淡淡的抽離女人身邊。

「天使!妳說妳是天使?
不!妳是魔鬼….妳是魔鬼!!」

她不斷地倒退,心底逐漸冷然..

女人走向她,抓起她的手。

「妳呢?妳以為妳是嗎?哈…哈…哈…
還杵在那裡做什麼,
現在他,是我的了…妳要就快走,
除非,妳想看我們兩個歡愛的樣子!」

「妳不要臉!」甩向女人的巴掌硬生生被他攔截。

是他,阻止了她…

她悲哀地凝視著他,他還是一臉的冷然..

「妳走吧。」終於他吐出這三個字。

天知道他有多痛,
但是,他是註定要下地獄了…

他不希望她跟著他一起受苦..
只能,忍痛讓她離開他。

「啪!」停在半空中的手,狠狠地甩在他臉上。

「我恨你,我恨你!」

她用力甩門揚長而去…

跪坐在沙灘上,冰冷的海洋拍打在她的腿上,
瞬間拉回她的思緒。

她好痛好痛啊!

她緩緩站起身,步履蹣跚地走向大海..
耳邊依稀聽見那女人說:

「她愛了他好久好久了…」

那麼她呢?不也是用整個生命在愛著他嗎?
她愛了他好久好久..
她等了他好久好久..

卻要用生命結束這份痛苦。

一陣浪潮捲了過來..
她就這樣被淹沒在海洋裡…
也帶著怨恨,消失他生命裡。

原文載於女人私日記-若 | 2004-09-08 15:56

*相關文章請看:你愛了他好久好久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