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遇見思妍和亦鈞的一個月後,慎喬才收到所有關於思妍的資料,這份資料打亂他原來的計劃,因為他沒想到思妍跟亦鈞在一起都五年了,原來她才是正牌女友,心藍卻是第三者。

他不懂,即便這樣,為什麼亦鈞姐姐還要幫他介紹女朋友?

第三者這個名詞,對慎喬來說,是心底的一道深刻的傷痕,他的母親也是平凡小康出身,因為嫁入他們家時,一開始即受到百般阻攔,父親雖然愛她,卻也禁不住外面世界的誘惑,曾一度出軌,雖然即時剎車,卻在當年使母親一度患了憂鬱症,除了出軌事件,作為富豪人家的媳婦很不容易,這也是為何他不願意待在美國繼承家業。

想起母親的遭遇,發現這個叫單思妍的女孩竟也有類似的狀況,但究竟為何亦鈞要腳踏兩條船,不行,他得找亦鈞談談。

只是,一切都還來不及處理,慎喬接到了一通電話,是亦鈞打來的。

「什麼?自殺?」震驚的他,匆忙掛電話趕到醫院。

「到底怎麼一回事?」慎喬還沒理清所有事,就遇到心藍自殺的消息。

「二哥,幫幫我、幫幫我….」一見到慎喬,心藍止不住的淚水落的更兇了。

「那個女人說我破壞亦鈞和他的感情,我不是第三者,我明明和亦鈞相親後才交往的,怎麼會是別人的第三者?」心藍靠在慎喬懷裡,傷心不已。

抬臉視線掃向亦鈞,目光中帶著惱怒和不解。

「亦鈞,你先離開。」慎喬嘆了口氣道,打算和心藍單獨談談。

「他說他們在一起五年了,說我是第三者。」臉色蒼白的心藍想起當時思妍對她的指控時,仍是不解和難受。

「亦鈞怎麼說?」拍了拍心藍,只能先安慰著她。

「他承認了。」心藍心如刀割一樣,無法相信這是一場騙局。

「所以你就輕生?有沒想過我?想過大哥和爸媽?」慎喬惱怒的輕推離他的身子,扣著心藍的雙肩斥問。

「我真的很愛他,我不能失去他,但亦鈞跟我說,他不能跟我在一起,他和那個女人在一起五年了….」

心藍止不住的淚水不斷滑落,吞藥自殺的心藍雖然是個有點任性的大小姐,卻也十分有個性,她也不願意做別人第三者,因為他們的媽媽差點因為第三者而離開他們,對此,她的矛盾糾結比誰都還要強,只是她不懂,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在他身上?

「答應我,不要再做傻事,這件事讓二哥處理。」慎喬拍拍心藍的背,輕輕的抱緊了她一會。

「二哥,讓他把亦鈞還給我,好不好?好不好?」無助的心藍紅著眼眶。

「心藍,我會先跟亦鈞談談,但是,不管如何,你都不能再做任何傻事,知道嗎?」邊拭去她的淚水,我安撫道。

心藍默默的點了點頭,任由他安撫著他直到她睡著後,才步出病房。

亦鈞正坐在走廊的座椅上,神情憔悴。

「到底怎麼一回事?單思妍究竟是誰?」慎喬拉著亦鈞到了醫院外面,不客氣的質問道。

「思妍是我的女朋友。」

「那心藍算什麼?」

「我對不起她…..但我不能跟她在一起,我對思妍有責任。」

亦鈞的確是對心藍動了情,但是想到思妍為了他這些年來飽受他家人的無理對待,才會不斷塑造他花名在外的假象,假裝交往一個又一個的女人,那些不過就是逢場作戲,原以為心藍也會是之一….

萬萬沒想到和心藍因為是兒時的玩伴,從單純一場相親吃飯,到後續亦曉從中作梗,兩個人就這麼的發展下去….

「慎喬,我知道我混蛋,但思妍…她不能沒有我。」

「心藍就能?」

慎喬憤怒的揮出拳頭打向亦鈞,只是這樣仍難消心頭之恨。

「我不會還手,你要打就打吧,但我還是不能跟心藍在一起。」亦鈞垂著肩,嘴角掛著血絲,無力的吐出這些話,哪怕他是心如刀割,也不得不割捨。

「你倒是說說為什麼你要腳踏兩條船?」

於是亦鈞把家裡反對你和他在一起的事敘述了一遍,心藍的確是這件事的受害者,但因為家人刻意的拉攏,才會造成這次兩敗俱傷。

即便亦鈞心裡知道他和思妍的情感早就快不堪一擊,卻仍不想她受到傷害,就算要分手,也不該用這樣的方式。

又是一個富豪家世的悲劇,慎喬深深的嘆了口氣,差點要對思妍出手的我,要不是因為這一連串的事件,以他的個性,把她逼離台灣都不是難事,但這件事她和心藍都是受害者,要怪也得怪亦鈞。

只是當事者是亦鈞,他作了選擇,他這個做哥哥的,只能暫時為心藍的戀情做最快速的止血,更何況第三者從來就不應該是心藍該背的。

沉默好一會,慎喬不得已做出這個令自己也難受的決定:「我會勸心藍退出的。」無奈只能這樣,愛情永遠無法三人行,更何況,那個第三人是他的妹妹。

「慎喬,謝謝你。」亦鈞的眼眶裡泛著些許淚光,他勉強道了謝,頹然離去。

一旦感情出現了選擇,
很難控制情感的發展,
只是當付出愛情時,
必須要以傷害他人才能得到幸福,
這樣的愛太沉重,也不應該。

– 待續 –

圖:pexel CC0 /  文:小若原創文

→ 延伸閱讀:
小若原創小說園區
連載小說 | 不後悔愛上你(序):劇情簡介vs集數彙整
連載小說 | 不後悔愛上你(17)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