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相愛一年,卻在心藍出現後起了莫大變化,從思妍提離職那天起,幾乎不肯在公事以外和慎喬說上一句話,即便他試圖解釋,她卻不想聽,滿腦子只想著他是心藍的哥哥這件事。

明明思妍看著他的時候,眼神仍是如此的柔情,說出來的話卻比刀鋒還利,讓慎喬難以招架。


「求你,不要這麼快否決我們的感情。」

趁著思妍下班收拾的時候,慎喬再度拉住她,著急的心情溢於言表,努力想挽回他們的感情。

「辜經理,不知我的辭呈批准了嗎?」思妍不回應他,反而毫不掩飾自己冷漠的態度淡然問道。

她很清楚只要她一心軟,慎喬就會用盡她熟悉的柔情留住她,但現在的她什麼也聽不進去,只想要離開這個讓她無法呼吸的男人身邊。

「不要離開我,好嗎?」略鬆了鬆抓著她的手,慎喬無力沉聲道。

「慎喬,算我求你了,我現在只要看到你,就想到心藍,再這樣下去,會把我逼瘋的。」思妍深深地嘆著氣,態度雖有些軟化,但卻仍只想離開慎喬。

「至少聽我解釋,好不好?思妍,這件事我並沒有刻意隱暪…我只是不想有任何人阻隔在我們之間,更何況感情是我們的事,跟心藍、跟亦鈞都無關。」

慎喬試圖釐清這段時間他心中藏著的秘密,他並未選擇說謊,只是沒有說出自己是心藍的哥哥而已。

「所以你也認識亦鈞?」

思妍有些訝異,沒想到自己竟什麼都不知道,在這場感情漩渦中,她大概是最無知的傻瓜,不只被蒙在鼓裡什麼都不知道,還笨到和眼前這個男人談起戀愛。

「我們從小就是世交,但是他們之前在一起的事,我也是後來才知道,如果我一開始就知道,我就不會—」

「慎喬,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他們對我的傷害已經造成,我也只是一個平凡人,就算我跟亦鈞分手了,但是不代表我能接受他出過軌的事實,而你是心藍的哥哥,光是這一點,我無法說服自己去接受你,更何況你們這個圈子,我是怎麼都不想再踏入了,我求你…..你就放過我吧。」

思妍語重心長的阻止他繼續說下去,其實就算他這時候解釋,她大概也覺得他是在幫心藍吧。

只是這些話從她口中說出,慎喬仍不由得怔住,不敢相信他們之間的愛情始終敵不過她跟亦鈞那段情,即便他們都分開好段時間。

陰沉地鬆開了拉住思妍的手,沉默無語,神色複雜地緊盯著她的臉,想起她會笑的雙眼,她勾起唇時的笑意,撲向慎喬懷中的嬌氣,那些閃過腦海每一幕的她,彷彿我一眨眼就會不見。

她垂著眼簾不敢看慎喬,只是很快收拾了情緒,吸了吸鼻,始終沒讓不爭氣的淚水滑落,再抬眼時,她的目光有些深沉:「可以的話,請盡快批准我的辭呈,好嗎?我先走了。」

轉身離去時,背對著慎喬,思妍積壓的淚水才終於滑落,她的心不比他難受,但此時此刻,她無法回頭,更不想讓他看見她的傷痕。

對她來說,感情這回事不是彌補就能撫平傷痛,或許當時的她,尚未感受到自己有多愛慎喬,如潮水般湧向她的傷痛,是她現在最心痛的寫照,剩下的,暫時是過往雲眼罷了。

但真的是這樣嗎?

慎喬知道她不願與他再共事,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批准思妍的辭呈,同時也宣告了他們的戀情終止,因為他們從談過那天後,她除了公事以外沒再跟他說過一句話。

思妍在極短時間內將所有公事交待好後便離職,也不再給他任何機會彌補,就像一陣風一樣,離開了他。

起初,他以為她冷靜後會願意聽他說,沒想到她很堅決,他這才明白亦鈞和心藍的事傷她很深,而他呢?他的心也碎成千萬片,為什麼每次她離去時都不肯再回頭看看他。

失去思妍,讓我一蹶不振,卻不想再打探她的消息,因為她說不想再看見他,除非他不是心藍的哥哥,他的心很痛,卻無法挽回她。

在她離開之後沒多久,他也離開了這個他打拼十多年的公司,他大概再也無法在同一個空間忍受沒有她的日子。

只是,他回去美國了嗎?並沒有。

他知道,思妍恨透了他的家世,哪怕他家的確是有錢到我自己都厭惡的地步….

這是第二度思妍從慎喬生命中離去,
而這一次,
他依舊只能看著她的背影,
什麼也說不出口….

他們相愛一年,卻在心藍出現後起了莫大變化,從思妍提離職那天起,幾乎不肯在公事以外和慎喬說上一句話,即便他試圖解釋,她卻不想聽,滿腦子只想著他是心藍的哥哥這件事。

明明思妍看著他的時候,眼神仍是如此的柔情,說出來的話卻比刀鋒還利,讓慎喬難以招架。

「求你,不要這麼快否決我們的感情。」

趁著思妍下班收拾的時候,慎喬再度拉住她,著急的心情溢於言表,努力想挽回他們的感情。

「辜經理,不知我的辭呈批准了嗎?」思妍不回應他,反而毫不掩飾自己冷漠的態度淡然問道。

她很清楚只要她一心軟,慎喬就會用盡她熟悉的柔情留住她,但現在的她什麼也聽不進去,只想要離開這個讓她無法呼吸的男人身邊。

「不要離開我,好嗎?」略鬆了鬆抓著她的手,慎喬無力沉聲道。

「慎喬,算我求你了,我現在只要看到你,就想到心藍,再這樣下去,會把我逼瘋的。」思妍深深地嘆著氣,態度雖有些軟化,但卻仍只想離開慎喬。

「至少聽我解釋,好不好?思妍,這件事我並沒有刻意隱暪…我只是不想有任何人阻隔在我們之間,更何況感情是我們的事,跟心藍、跟亦鈞都無關。」

慎喬試圖釐清這段時間他心中藏著的秘密,他並未選擇說謊,只是沒有說出自己是心藍的哥哥而已。

「所以你也認識亦鈞?」

思妍有些訝異,沒想到自己竟什麼都不知道,在這場感情漩渦中,她大概是最無知的傻瓜,不只被蒙在鼓裡什麼都不知道,還笨到和眼前這個男人談起戀愛。

「我們從小就是世交,但是他們之前在一起的事,我也是後來才知道,如果我一開始就知道,我就不會—」

「慎喬,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他們對我的傷害已經造成,我也只是一個平凡人,就算我跟亦鈞分手了,但是不代表我能接受他出過軌的事實,而你是心藍的哥哥,光是這一點,我無法說服自己去接受你,更何況你們這個圈子,我是怎麼都不想再踏入了,我求你…..你就放過我吧。」

思妍語重心長的阻止他繼續說下去,其實就算他這時候解釋,她大概也覺得他是在幫心藍吧。

只是這些話從她口中說出,慎喬仍不由得怔住,不敢相信他們之間的愛情始終敵不過她跟亦鈞那段情,即便他們都分開好段時間。

陰沉地鬆開了拉住思妍的手,沉默無語,神色複雜地緊盯著她的臉,想起她會笑的雙眼,她勾起唇時的笑意,撲向慎喬懷中的嬌氣,那些閃過腦海每一幕的她,彷彿我一眨眼就會不見。

她垂著眼簾不敢看慎喬,只是很快收拾了情緒,吸了吸鼻,始終沒讓不爭氣的淚水滑落,再抬眼時,她的目光有些深沉:「可以的話,請盡快批准我的辭呈,好嗎?我先走了。」

轉身離去時,背對著慎喬,思妍積壓的淚水才終於滑落,她的心不比他難受,但此時此刻,她無法回頭,更不想讓他看見她的傷痕。

對她來說,感情這回事不是彌補就能撫平傷痛,或許當時的她,尚未感受到自己有多愛慎喬,如潮水般湧向她的傷痛,是她現在最心痛的寫照,剩下的,暫時是過往雲眼罷了。

但真的是這樣嗎?

慎喬知道她不願與他再共事,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批准思妍的辭呈,同時也宣告了他們的戀情終止,因為他們從談過那天後,她除了公事以外沒再跟他說過一句話。

思妍在極短時間內將所有公事交待好後便離職,也不再給他任何機會彌補,就像一陣風一樣,離開了他。

起初,他以為她冷靜後會願意聽他說,沒想到她很堅決,他這才明白亦鈞和心藍的事傷她很深,而他呢?他的心也碎成千萬片,為什麼每次她離去時都不肯再回頭看看他。

失去思妍,讓我一蹶不振,卻不想再打探她的消息,因為她說不想再看見他,除非他不是心藍的哥哥,他的心很痛,卻無法挽回她。

在她離開之後沒多久,他也離開了這個他打拼十多年的公司,他大概再也無法在同一個空間忍受沒有她的日子。

只是,他回去美國了嗎?並沒有。

他知道,思妍恨透了他的家世,哪怕他家的確是有錢到我自己都厭惡的地步….

這是第二度思妍從慎喬生命中離去,
而這一次,
他依舊只能看著她的背影,
什麼也說不出口….

– 待續 –

圖:pexel CC0 /  文:小若原創文

→ 延伸閱讀:
小若原創小說園區
連載小說 | 不後悔愛上你(序):劇情簡介vs集數彙整
連載小說 | 不後悔愛上你(20):時間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