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又過了一年,又是個炎熱的夏天,思妍在這間金融公司也上班了兩年,這兩年期間,她不時會想起慎喬,甚至在過去一年中,曾在雜誌上看過他。

思妍平常很少關注金融雜誌,會知道他出現在雜誌上,是因為有次在員工休息室用餐時同事忘了放回書架而擱放在桌上的,那大概也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雜誌的封面不是別人,是英挺剛毅的慎喬,那張日夜思念的臉龐就這麼措手不及的映入她眼簾,那是熟悉又陌生的他,也是會讓她呼吸時都感到酸澀的那個人。

原來…慎喬開了公司,思妍不禁心想:”所以才會離職嗎?”,這樣想多少讓她感到舒服些,她不希望當時她狠心離開,造成他太大傷害。

那就是慎喬的作風吧,意氣風發的他,果斷思緒深遠的他,在工作時總是如此一絲不苟,處理工作的態度更是十分有自信,更別說他的能力,能當一個公司的高階主管,人脈也是有的,更別說是成立一間公司,那對他來說不會是問題,但以前和他一起時,卻從來沒聽他提起過。

想起慎喬時常會穿的鐵灰色西裝和色彩搭配得宜又好看的領帶溫莎結,襯上他高大寬肩的筆挺身材,穩重成熟的男性特質十分搶眼,和亦鈞略瘦的窄肩如此迴異,而這樣的他,出現在這本金融雜誌上,更顯出色。

回首這兩年來,每到冬天時,偶爾思妍仍會犯上腳抽筋,每當這時,她不由得想起他輕輕揉捏著她的小腿肚,那專注認真的神情,至今深深刻畫在她的心底,更時常想起在他寬大胸膛中汲取著他體溫的甜美擁抱。

原來她很愛他,在離開後,一切的感受竟是特別的深。

人家說時間會療癒一切,的確,她不像當時那麼恨心藍了,甚至因為有心藍的關係,才會和亦鈞分手,也才會遇上慎喬,但是每次想起自己是孤女,家世又平凡,自卑的心卻席捲著她不肯放。

即便他的電話她仍保留著、即便知道當初慎喬也離開公司,讓她很想打探他的消息,卻始終踏不出這一步…..

於是,她不想再多想,也許這樣的分開是好事,慎喬那麼優秀,不應該捲入他們三角關係。

只是,命運總是造作,一直到見到程於宣的那天,一切像是重新洗牌般的,打亂了她原先內心架構的那層安全網。

———————— [ 分。隔。線 ] ———————-

「思妍,好久不見。」

「程、程於宣….」她低聲吐出於宣的名字,訝異卻填滿心間。

「我來的是有點唐突。」在思妍公司的會客室大方坐了下來,於宣向來就是直爽,不喜歡拐彎抹角的說話。

剛剛突然同事說有人找思妍,她以為是公事上的事,沒想到竟是程於宣,自上次演戲那一次後,她們沒再見過面,連點頭之交都談不上,更何況她都和慎喬分手了。

「一定好奇我怎麼知道你在這裡上班,對吧?」

笑了笑,於宣美眸明亮的瞧向思妍清瘦的身子,怎麼看都覺得自己高佻、亮麗的外表更適合慎喬,但怎麼就會挑她這樣嬌小又僅只算的上清秀的女人呢?雖說她對慎喬根本就是哥們的想法,但女人嘛,忍不住就是想比較。

「很久不見。」沒有正面回應,思妍倒是用低的不能再低的聲音開口,看到於宣其實更讓她少了自信,因為上次見到於宣,就對她那亮麗外表而感到自慚形穢。

「我就直說了吧,亦鈞跟心藍打算要結婚了,最快下半年吧。」如旋風般似的帶來這個震憾的消息。

思妍有些驚訝的抬起頭望向於宣,但說也奇怪,她的心中沒有起太大的漣漪,反倒想知道….那個人,慎喬,最近過的如何?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念想,她一驚,急忙眼簾垂下,怕被於宣看穿自己的心思。

「看起來,妳反應好像也沒那麼吃驚嘛?想念我們家慎喬了?」於宣玩味的勾起嘴角,若有似無的笑意揚起,開口直問。

「我….我沒有。」一貫的彆扭始終是思妍的保護色,但聽到她說”我們家慎喬”,覺得特別的刺耳,難道….難道….他們在一起了?

「妳不好奇他們怎會再在一起?」挑起眉頭,於宣緊盯著思妍,不放過她臉上的任何表情。

「他們跟我有關嗎?妳來就是為說這事?我不記得我跟妳很熟。」不知道於宣為何一直在這話題打轉,思妍不耐地像刺蝟般回應。

「跟慎喬有關的事,妳也不想知道?」

思妍站起身,擱在大腿側的手不覺頓了下,壓抑著自己慌亂的情緒,坐了下來:「他,過的好嗎?」像是急切的想知道,卻又不知該如何問,只得沉著聲勉強擠出這幾個字。

「妳還是挺在乎他的嘛。」

不語,思妍只是靜默著,殊不住雙手已絞在一起,滿腔的疑問就要衝破喉間。

「亦鈞在你跟慎喬分手後沒多久就跟心藍巧遇,那時候,心藍沒打算跟他再在一起的。」

於宣自顧自說起來,不直接回應她的問題,卻洋洋灑灑地開始說起為何亦鈞和心藍又兜在一起,這才是她來的真正目的。

「當初慎喬為了他妹妹的名聲,介入他們的事,逼著他妹妹退出回美國。這件事,我想妳不知道吧?」湊近思妍的臉,於宣的口氣有些冷。

的確,思妍不由得一怔,這真相十分震憾著她。

「你是知道亦曉的,如果當時她知道心藍為了亦鈞自殺,一定會強力阻撓你們,他姐姐是不太好搞定,但妳就不覺得奇怪?這件事為什麼可以撫平的如此雲淡風輕?」

於宣反問,盯著思妍的表情甚是不太客氣,畢竟慎喬是她的好朋友,看到好朋友為了她受那麼多苦,不免心疼。

「心藍自殺過?」這消息果然再度震憾到她,這件事從未聽起誰提過,她不知道心藍對亦鈞有這麼深的感情,….

「他們是兒是玩伴,要不是後來亦鈞回台灣,也許他們早就結婚了。」

「玩伴?」

為什麼她聽的一頭霧水,雖然知道心藍和亦鈞是世交,但沒想到還有這層關係,起初還以為他們是相親認識,是啊,因為小時候就分開了,那麼久沒見面,再見面難免會有些生疏,於是亦曉才會巧立這樣的名目,找機會讓小倆口重逢。

「亦曉也真是的,為了她弟弟,不惜騙心藍說亦鈞很喜歡他,壓根沒提過妳的事,這件事不能怪心藍。」

怎麼說心藍在當時不只是第三者,也是情敵,誰會對情敵懷有好意,她暗自忍不住想著。

「亦鈞是不對,但這件事也都過去了,而且當初慎喬為了保護妳,不惜介入處理,妳要知道,以慎喬家的勢力和他的本事,要逼退妳離開亦鈞不是太難的事。」

「他介入處理?」一件又一件的事在思妍腦裡攸然炸開,怎麼回事,為什麼於宣說的她完全不知情呢?

「當初妳也真夠狠的,完全不給慎喬解釋的機會,這些當初他就想跟妳說了,可惜….。」

於宣沒把話說完,只徒留下一室的寂靜,似乎也想讓她消化這些過去發生的故事,看著她臉上複雜、不解、難過、還有一些她不明就理的表情,突然間將這次席捲而來的怒意,也就消散了許多。

至於思妍呢?

這些訊息炸得她的心一陣陣抽痛,
她困惑不已,心糾結了起來,
當初是不是她太自私了?
隨著真相愈來愈清楚,
心疼和痛楚也無情地吞噬著她,
漫延在這一室。

– 待續 –

圖:pexel CC0 /  文:小若原創文

→ 延伸閱讀:
小若原創小說園區
連載小說 | 不後悔愛上你(序):劇情簡介vs集數彙整
連載小說 | 不後悔愛上你(22):機會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