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迎來婚禮亦鈞和心藍的婚禮,慎喬的父母都出席了,大哥則因為公事繁忙,只能等到心藍在美國婚禮時出席。

思妍見到慎喬的爸爸 — 辜勁遠也是在婚禮上,一向不多話的他,見到思妍倒是微微笑,十分友善,也讓思妍稍緩了緊張的氣氛。

「什麼時候輪到你們呢?」勁遠低沉的聲音傳來,盯著自己的兒子問。

「快了。」慎喬扣著思妍的手,除了向他爸爸介紹她外,也宣示和她在一起的決心。

「那就趕快把人家娶回來。」”省得人家又跑了”勁遠沒說這句,但意味深遠的眼神投向慎喬,對於兒女們發生的那些事,他和依秀是老了,也不想多管,只希望兒女們都幸福。

語畢,勁遠笑笑的離去,對於這個未來的公公,思妍心想,其實也沒那麼可怕嘛。

「這下放心了吧。」慎喬又偷吻了思妍一口,真好吃。

思妍沒說什麼,倒是盯著遠方亦鈞和心藍正在跳舞,喔,對了,這是十分西派的婚禮,結束必經的儀式後,許多親友們都可享用餐點,當然也可以在舞池中跳舞,比如說,她正在看的那對,突然覺得這兩個人在一起也十分養眼和絕配。

「他們從小就玩在一起,心藍以前最愛黏著他,老說長大要當他新娘,這下成真了。」他感慨的說,還記得那會在美國的兒時記憶。

「我當時以為他們是相親才認識,沒想到….」思妍也是感慨,命運有時挺造弄人的。

「嘿,不錯嘛,兩位。」於宣剛剛忙著幫心藍招待客人,這會卻看到兩人正扣著雙手,好不親蜜。

「於宣,你家那口子呢?」慎喬四處張望了下。

「見融,快點過來。」於宣喊了聲,只見溫文儒雅的筆挺男子走了過來。

「齊副總。」思妍寒喧道。

「快不是了。」見融苦笑著,都是這位眼前好朋友,慎喬,說丟人過來就丟過來,現在倒好,他好不容易把人教會了,卻又要被慎喬領回,搞得真的是失物招領一樣。

「要不,我去你公司上班呀?」於宣插了句話。

「別…別呀。」見融倒是怕了,於宣的性格他不是不知,要是去了公司,可能同事們有苦吃了。

於宣笑了笑,凝向思妍:「下一次就等喝你們的喜酒了。」

「喂,於宣,你該對著我說吧,我都還沒求婚呢。」慎喬將她緊貼近他身邊,同時環住她的肩,非常保護的姿態。

「我這是怕他跑了呀,先前又是幫他找工作、幫他照顧生病的你,我都累了。哎!先說好,再來一次,我可沒那麼多空了,你就好心點,趕快把人家娶回家,別再擔誤別人了啦。」於宣攤了攤手。

「你之前生什麼病呀?」思妍聽到他之前生病的事,仍有些在意。

「胃出血住院,這一住就是兩星期,每天都空腹喝酒,說也說不聽。」於宣還是有點氣。

「好了,於宣,都過去了,別嚇著思妍了。」

「胃出血?」思妍摀住嘴,怎麼從來也沒看過慎喬的胃出事過,怎會這麼嚴重,雖然也是兩年前的事了。

「他本來就胃不好,平常交際應酬就算了,學什麼藉酒澆愁,還好發現的早,不然——」

思妍晃了晃身子,有些不敢置信,溢滿的淚水毫不客氣的滑落,都是她不好,這麼狠心的離去,才會造成這件事的發生。

「別再說了。」扶著她,慎喬冷聲道,態度有些僵硬。

於宣這才閉了嘴。

「沒事的,於宣說出來才對,不然我都不知道你怎麼走過這段日子,慎喬,是我太任性。」思妍低聲道。

「都沒事了現在,今天是心藍的好日子,要開心些,知道嗎?於宣,你趕快跟見融去幫心藍招呼客人吧。」

「是、是、是。」於宣也沒再多說什麼,拉了見融就離開。

「於宣就是個性直又愛誇大,別被她說的話嚇到,我當時生病也是長久累積的。」慎喬安慰著她,並且幫她擦眼淚。

「答應我,以後不能再空腹喝酒,好嗎?」她哽聲道。

「不會的,何況有你在我身邊呢。」

「那…你要求婚嗎?」突然她很想時刻陪在慎喬身邊,尤其是知道那麼多他的事後,更不想他一個人獨居在那冷清的公寓。

「不是說不急嗎?」慎喬的笑意逐漸擴大。

「我怕你又沒照顧好自己。」

「但是嫁給我,要常煮義大利麵給我吃噢。」

「以前不就煮給你吃過了。」

「不一樣,這次是辜太太的身份。」

「一定要那麼計較身份嗎?」撇了撇嘴,思妍好笑的反擊。

「那當然,我才能高調告訴大家我老婆會為我煮愛心義大利麵。」

思妍實在不明白為何一定要提義大利麵,但看到他這麼開心,也就隨他了。

「我不想等,我想時刻在你身邊,照顧你。」思妍語重心長的握住他的手,想起沒有他在的那段生病時間,一定很難熬,現在只想想好好補償他。

「好。」

有沒有一種感情會生動的難分難捨,
重新拾起的戀情,就像加溫的熱情,
不只堆疊了原來的愛,
更多的濃情只教幸福愈來愈靠近,
所以,只想許你這一輩子,
用一生的愛來填滿幸福。

– 待續 –

圖:pexel CC0 / 文:小若原創文

→ 延伸閱讀:
小若原創小說園區
連載小說 | 不後悔愛上你(序):劇情簡介vs集數彙整
連載小說 | 不後悔愛上你(30):幸福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