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輕小說連載 | 原來你只愛她(2):一切都假的

之後的兩次,和遲君墨都是在開會中度過,他從未喚過她的名字,大部份的時間,都是王秘書和她在交談,但卻連著出席兩次,非常看重和言氏企業的合作。

她知道,他只記得她姓言,除了合作之外,其餘的對他來說,根本無關緊要吧。

pexels-photo-136411

言雨初從小是言家的寶貝公主,身為獨生女的她,從不因寵而嬌,在英國留學歸國後,被她父親安排進入言家,開始學習打理言氏集團。

雖然是學企業管理,雨初一點也不想接下言氏集團,長期在國外留學的她,早已習慣自由的生活,卻被迫以一身的企業家姿態,置身在上流社會,不間斷的社交應酬,讓她乏味又不得不武裝起自己,這樣的生活不過才半年,已叫她受不住。

然而,雨初遺傳到她母親的姣好面容,雖不是十分亮麗型,鵝蛋型的臉龐,清亮雙眼,白晰皮膚,也是令人注目的俏麗佳人,可惜,擁有眾多追求者的她,卻從未被遲君墨放在心上。

合作案在數個月後悄然結束,日子仍在繼續,偶爾,會在報上看見他和文曉好事近了的消息,又或者遲氏集團收購了哪些企業的消息,但雨初再也沒見過君墨。

年紀輕輕的雨初,也說不上是個管理人才,即便努力的做好,卻對言氏企業日漸虧損的營業額,無能為力,她也在此刻明白,為何一畢業,父親就要求她回國接管言氏企業,希望靠父女的力量力挽言氏企業。


然而,事發非常突然,那是一個下雨的早上。

「你說什麼?言氏要被遲氏集團收購!」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雨初萬般想不到曾與她們合作愉快的傲升集團,居然暗中打算要併購他們,難道合作是假的,收購才是真的?!

「雨初,早在你回來之前,我們言氏已大不如前,積欠銀行的債款早就償還不起,這次和傲升合作,是我和遲氏約定好,如果合作之後,不能提升業績,他們就會全面收購言氏。」言韋風嘆了口氣。

「爸!你怎沒早點告訴我!我還以為我是如此輕易的談下這筆案子,沒想到….」雨初頗受打擊的跌坐在椅上。

這無疑是個笑話,在心儀男子面前,她的自信在遲君墨眼中,大概只是一個毛頭女子堆積出來的假象。

「已經覆水難收了!這幾年我老了,遲遲沒有接班人協助,雖然也希望妳可以為言氏企業注入一股力量,但我知道妳並無心於此,為了所有員工的生計,只能忍痛放手。」言韋風無奈道。

「我會盡我所能的撐起言氏啊,爸!讓我再去跟他們談,好嗎?再給我們多一些時間…」雨初不忍父親一手打造的企業,就此拱手讓人。

「來不及了,他們下午就會宣佈收購言氏,下午遲君墨會來我的辦公室,到時我再叫妳過來,看看後續該如何安排妳接下來的職位吧。」

「這麼快….」雨初低喃著,望著父親年邁的臉龐,突然間發現,原來一切早就無法挽回,只是沒想到,要再見到君墨,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 待續 –

**本小說系列每逢星期一、四出刊**

>>「原來你只愛她」連載小說:
城市輕小說連載 | 原來你只愛她(序曲):愛與不愛之間
城市輕小說連載 | 原來你只愛她(1):他的眼中只有她
城市輕小說連載 | 原來你只愛她(2):這一切都是假的

>>延伸閱讀15年前舊作:
輕舞陽光早晨裡(1)  輕舞陽光早晨裡(2)
輕舞陽光早晨裡(3)  輕舞陽光早晨裡(4)
輕舞陽光早晨裡(5)  輕舞陽光早晨裡(6)
輕舞陽光早晨裡(7)  輕舞陽光早晨裡(8)
輕舞陽光早晨裡(9)  輕舞陽光早晨裡(10)
輕舞陽光早晨裡(11) 輕舞陽光早晨裡(12)
輕舞陽光早晨裡(13) 輕舞陽光早晨中(14)
輕舞陽光早晨中(15) 輕舞陽光早晨中(16)
輕舞陽光早晨中(17) 輕舞陽光早晨中(18)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