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 | 《難,置信》Unbelievable,意外揭發難以相信的性侵案真相

Netflix 美劇《難,置信》( Unbelievable )是根據 T. Christian Miller 和 Ken Armstrong 為《真實案例》普立茲獎獲獎報告文章 —《令人難以置信的性侵故事》所推出的8集改編迷你劇。個人覺得透過雙線故事,以還原度高不煽情的方式,揭露連環性侵案件及其受害者遭受對待的真實情節,十分具有後座力,值得推薦觀看。


*圖源 / Netflix


(以下有劇透,請謹慎閱讀)

《難,置信》( Unbelievable ) 講述一名16歲的青少年瑪麗·阿德勒(Kaitlyn Dever),有天遭闖入公寓的蒙面男子性侵,她隨即報案。當時她作的多次筆錄部份資訊有所矛盾不符,遭警方懷疑報假案而被迫撤消該案。三年後,兩位女警探聯手追查多起性侵案件時,才意外揭露令人難以置信的真相。


*圖源 / Netflix

童年造就瑪麗隱忍性格

凱特琳·德沃(Kaitlyn Dever)在《難,置信》( Unbelievable ) 飾演的瑪麗一角,因性侵案接受警察訊問時,顯得過於鎮定平靜,表現的確異於常人,其實她是把害怕、不知所措深藏在心裡。

這些反常態度加上她過往行為舉止,造成寄養母親對她產生的既定印象與不信任,正是將她推向真性侵卻認定為假報案的主因之一,這是從第1集就看到令人難以置信的發展。

令人感同身受是,當警察、醫護人員反覆詢問瑪麗被性侵的過程,就像二次傷害一樣,實在揪心。當她為了想要快點離開,不得不承受這種被脅迫撤案的痛楚時,其臉部細微表情與顫抖的肢體動作,不難看出她深沉的傷痛。若換成是我,也不一定有勇氣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質疑。

更震憾是瑪麗從小就遭受到許多苦難。從吃狗食、換過許多寄養家庭,直至發生性侵後,身邊卻沒有人可以依靠!她意識到就算跳下河也於事無補,也深刻了解到沒有人能真正幫助到她,只有靠自己堅強面對,才能走過這些痛苦。眼看著這些不公不義的際遇,不禁為之鼻酸,但她卻能撐過這難熬的關卡,相當敬佩。

靠自己才能堅強生存下去?

人在困境中究竟會變得更脆弱、或更強壯?瑪麗屬於後者。對她極不公平的社會中,她展現敏感怕惹事後的隱忍態度。當她怯生問:「我又惹了什麼麻煩嗎?」可見得過去應該活在極度不安的生活中,為她感到不捨心疼。

喜歡藉由心理治療師的視角,不急不徐拼湊瑪麗內心抗拒說出事實的橋段。她不愧是專業醫生,在最後八分鐘,才說出對瑪麗的真正看法。其實她們在聊僵屍片時,醫生已經開始輔導,比如說僵屍是為了食慾生存,但人呢?

人性永遠是複雜的,為了生存、為了活得更好,所以變更堅強。但要變成怎樣的人,才能自保?這沒有標準答案,但弱肉強食的道理人人都懂,要如何把守那條道德良知底限,更好生存在這個不公平的社會中,才值得我們去學習。

《難,置信》還原真實破案經過

這次由兩位科羅拉多州兩個城鎮的女警探凱倫.杜瓦爾(由 Merritt Wever 飾演)和格雷絲.拉斯穆森(由 Toni Collette 飾演),將各自偵辦的性侵案聯手並跨轄區追查後,因鍥而不捨的態度,才意外揭發瑪麗被性侵卻無人願相信的案件。


*圖左/凱倫杜瓦爾(由 Merritt Wever 飾演),圖右/格雷絲拉斯穆森(由 Toni Collette 飾演)

現實裡,這兩位女警探確有其人,本身都是女性外,具較高同理心的正義性格、採取體制外的辦案方式,使瑪麗重獲希望、得到解脫。因此本劇採用兩條時間軸故事,一為2008年的瑪麗性侵事件,另一為2011年兩個警探聯合追查性侵案的故事線,交錯比對同案不同受害者的受創視角,高度還原呈現當年破案的歷程。

類似這樣的性侵事件至今仍層出不窮,女性們不一定願意站出來遭受二度傷害。透過真實事件的改編,讓更多人知道發生這樣「難,置信」的應對事件時,該鼓起多大的勇氣去面對?該如何更妥善處理性侵犯案件?又該如何更好理解受害者的創傷,這都是本片想傳達的重點。

瑪麗背負的二度傷害

當瑪麗反覆敘述被性侵過程中,雖發生部份受害記憶兜不上的狀況,那是因為受害者受到巨大傷害時,基於自我防衛機制,事發當下可能產生記憶紊亂的現象,卻造成寄養家庭的不信任、警方的敷衍了事,就像再一次被性侵般的痛苦,甚至失去朋友、工作,嚴重影響生活。

相較之下,兩位女警探在詢問受害者性侵過程時,不時以同理心的態度解說,讓受害者可以安心做筆錄。比如:受害者第一時間回憶,更清楚當時受害的經過,有助辦案。而有些細節不需要再三重覆,畢竟回憶會一點一點回來,屆時再補充之前漏說的部份,避免受害者二度傷害。

此外,瑪麗本來相信人性善良,卻在她提告當地市政府才獲得15萬美元賠償,更是她主動要求,才讓這些辦案警察向她道歉。這些警察誤判、影響人家一輩子,甚至連一句道歉都未曾表明,令她遭受四年痛苦時光,慶幸瑪麗是堅強善良的女孩,才能以正面看待這件事。

從女生的角度來看性侵案件,可以想見這類創傷產生的後遺症需要花很長時間療癒,更別說二度傷害。就像案件中的老太太說:「當一個人有固定習慣後,因此成為目標,然後就被性侵了。事件發生之後,再也不敢有固定習慣,生活範圍縮得更小。」那麼瑪麗呢?

破案後事件主角真實人生?

現實中的瑪麗(僅為受害者的中間名),童年時曾遭到性虐待和身體虐待,在性侵案發生前三個月才年滿18歲。事發後瑪麗的寄養父母和林伍德警察均向她道歉,她也曾在破案之後和 Stacy 通過一次電話,表明「她非常感激。」之後,她便離開林伍德(Lynnwood),目前是一名長途卡車司機,並已結婚育有兩個孩子。

拉斯穆森的角色原型是威斯敏斯特警察局的愛德娜.亨德肖(Edna Hendershot)女警探,處理超過上百件性侵案。至今仍與受害者保持聯繫。杜瓦爾角色源自於女警探 Stacy Galbraith 的真實生活,她的確是忠實的基督徒,並在剛當上警察時就欣賞拉斯穆森,期許自己像她一樣,做對方做得到的事。破案之後,Stacy 則成為科羅拉多州調查局探員。

該案性侵犯馬克·奧利裡(Marc O’Leary)在七年犯案期間,犯下28起性侵案,每次性侵受害者,時間超過四小時,因為科羅拉多州並無死刑,故被判史上最高刑期327年6個月,並在斯特林懲教所服刑,不可保釋。

美劇《難,置信》旅遊小知識

劇中提到瑪麗所在的林伍德 ( Lynnwood )位在美國西北部華盛頓州,離西雅圖約30公里遠。而林伍德則距離科羅拉多州的戈爾登 ( Golden )約2140公里遠。威斯敏斯特( Westminster )同樣在科羅拉多州,與戈爾登相距約23公里。原來兇手跨越了這麼遠的距離犯案,也難怪瑪麗的案子不易追查。

杜瓦爾女警探能直接搬到威斯敏斯特工作,我查看了相對地理位置,發現威斯敏斯特比戈爾登大,但距離不遠較易跨轄區辦案外,威城可協助的辦案資源也較完善,又是一部因劇而了解旅遊小知識的美劇。

備註:
建議看完本劇後,可看 T. Christian Miller 和 Ken Armstrong 為《真實案例》普立茲獎獲獎報告文章 —《令人難以置信的性侵故事》,更能了解這起連環性侵案的完整面貌。該獎可說是美國新聞界的最高榮譽獎,亦是全球性新聞界的標桿。

★更多2019年精選的歐美劇介紹,請參考以下:
2019歐美劇指南!精選真實故事改編的5部美劇
2019歐美劇指南!精選短集數好追10部歐洲影集

→ 延伸閱讀:
英劇《捕捉真相 The Capture》你相信AI時代的眼見為憑嗎?
【觀後感】行屍走肉/陰屍路告訴我們:人性究竟是本善?還是本惡?
瑞典劇 | 流沙刑:青少年校園愛情犯罪影集,Netflix首部瑞典語原創劇
英劇 | 受害者 The Victim:心懸在半空中的犯罪調查故事,誰才是受害人?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