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輕小說連載 | 原來你只愛她(4):痛到忘記她

言氏被收購已經超過月餘,雨初並未在原來的職務上,反而被調去做現職總經理的秘書,總經理則由原先言氏的資深職員晉升。

pexels-photo-136411

對此,雨初並未有所表示,因為言氏被收購已讓她無法再快樂。而遲君墨這個人,她誓言要徹底從心房趕走。

只是,事與願違。

再次見到遲君墨時,卻是在文曉的喪禮上。

文曉之所以清瘦是因為身體有病,在少女時期和君墨讀同所大學,卻相知相惜了十年,一直以為她的病可以醫的好,兩人正如火如塗的準備婚禮時,文曉卻因感冒引發心臟衰竭而過逝。這打擊對遲君墨來說,非常之重。

在文曉喪禮後,他病了一場,也忘了文曉。

但,脾氣從此變的乖戾,難以捉摸,不似以往的溫文形象,更多的是冷然而無情。

「王秘書,怎會過來?」從上次言氏被收購之後,雨初再也沒見過王秘書,今天突然看到她,心裡有些疑惑,畢竟王秘書是遲君墨身邊的人。

「遲總來了,他說了要視察這裡,收購後一直忙於婚禮……呃……總之,稍候請您一同出席會議。」其實雨初心知肚明,剛好遲氏收購言氏之後,君墨正在和文曉準備婚禮的事,從那次後就沒再見過君墨。

「你這秘書怎麼當的?」君墨冷冷的揚起聲,不客氣的指責雨初。

「抱歉,因為您臨時才說要來,我來不及準….」雨初話都還沒說完,君墨把手邊的報表摔在地上。

「公司就專門養這些中看不中用的人嗎?一點也不會隨機應變?」君墨望向現任總經理。

王俊凱連忙站起身道歉,

「遲總,我讓雨初再重製作一份,下午馬上讓人送去給您過目,好嗎?」

「我現在就要。」君墨不留情面的強硬道。

「辦不到!」

雨初也不想再忍了,狠狠瞪向君墨的表情帶著不屑的態度,從言氏被收購起,她和他就已經沒什麼話好說了,能待在言氏也不是她想要的,如果他要因為這樣開除她,正合她心意。

「雨初!」王俊凱嚇的一身冷汗。

「您突然來,我能在半小時之內準備好這份報表已經非常不容易,而且就算再準備,也還是差不多的資料。」抬眸直視君墨,雨初毫無退縮。

「好!原來言氏教出的人是這樣不負責任,既然如此,傲升集團也不會再用你的,你可以走了。」君墨站起身,怒不可遏的回應。

「這正是我期望的,我這就離開。」雨初早就不想留下。

「等等!」

遲君墨似乎聽出雨初的弦外之音,突然想起那個下雨的早上,她發怒的表情。他似乎想起,心上曾有一個人從來未曾發過他脾氣,但…..為什麼,他想不起來了?

「如果這是你期望的,我偏不讓妳走,明天八點鐘到傲升上班,我要親自教教妳如何當一個稱職的員工,散會。」君墨留下這句話,便一陣風似的離開。

留下一室的默然和驚訝的雨初。

– 待續 –

**本小說系列每逢星期一、四出刊**

>>「原來你只愛她」連載小說:
城市輕小說連載 | 原來你只愛她(序曲):愛與不愛之間
城市輕小說連載 | 原來你只愛她(1):他的眼中只有她
城市輕小說連載 | 原來你只愛她(2):這一切都是假的

>>延伸閱讀15年前舊作:
輕舞陽光早晨裡(1)  輕舞陽光早晨裡(2)
輕舞陽光早晨裡(3)  輕舞陽光早晨裡(4)
輕舞陽光早晨裡(5)  輕舞陽光早晨裡(6)
輕舞陽光早晨裡(7)  輕舞陽光早晨裡(8)
輕舞陽光早晨裡(9)  輕舞陽光早晨裡(10)
輕舞陽光早晨裡(11) 輕舞陽光早晨裡(12)
輕舞陽光早晨裡(13) 輕舞陽光早晨中(14)
輕舞陽光早晨中(15) 輕舞陽光早晨中(16)
輕舞陽光早晨中(17) 輕舞陽光早晨中(18)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