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輕小說連載 | 原來你只愛她(5):哪裡得罪他

雨初以為能夠就此擺脫遲君墨。從言氏被收購以後,連同她的心也一起回收,就算遲君墨現在單身,她對他,也再不可能。

原本就打算不會再有交集,卻因為他一句話,她不得不出現在傲升集團。

pexels-photo-136411

「言小姐,遲總還沒到,但他有吩咐,要您做他的特別助理,我先帶妳去妳的座位。」王秘書一見到雨初出現,立刻站起身,客氣說道。

「謝謝妳。」雨初什麼也不多想,畢竟言氏在傲升手中,許多老員工都是當初父親哉培的,惹怒遲君墨,對言氏不會有好處,只能忍著不悅的心情,來這裡報到。

王秘書帶著她走進了遲總的辦公室,接著在離遲總大辦公桌旁的一處角落,有一張辦公桌,這裡已被收拾乾淨,看來是她的座位。

「妳先坐,遲總有時候不會那麼早到,但他有交待,這些報表請妳先過目,稍晚會跟你開會討論。」王秘書指了指邊櫃上堆的如座小山的文件。

盯著這些文件,雨初知道他打算不輕易放過她了。

「好的,謝謝王秘書,我會先把這些報表看過。」雨初坐了下來。

接下來的時間,雨初在成堆的報表中度過了一個早上,時間很快來到中午,卻遲遲不見那個人的身影,她幾乎以為,遲君墨忘了要對付她。

「現在就開會。」君墨像旋風似的走進辦公室,並且直接轉進他辦公室旁的會議室裡。

雨初根本還來不及反應,君墨已走進在會議室裡。

她連忙抱起成堆的文件,緩步走進會議室。

「現在就解釋這一季言氏業績。」君墨坐在皮椅之間,氣勢非凡,冷酷的眼神掃向雨初。

「業….業績?」一時還會不過意的雨初,不知他究竟在說什麼。

「妳記性可真好,把昨天未完成的事給忘了?」君墨抬眼審視她。

「可是這些報表不是—」

「我有說是要妳報告這些嗎?」君墨毫不客氣打斷她的話。

「可是王秘書說…..」咬著下唇,雨初似乎聽懂了他的意思,他是整她!故意要王秘書誤導她看這些報表,但沒想到他竟要昨天那份資料,那些資料根本就留在言氏,她怎麼可能帶過來!

「妳不要以為妳曾是言氏的總經理,就以為擁有特權。」君墨拍了下桌,站起身。

「我沒有!」雨初被他這麼一說,氣到委屈的說不出話來。

「我知道妳不滿我們傲升收購你們言氏,但妳別忘了,那是妳父親和我交換的條件,妳以為妳還是言氏的大小姐嗎?」君墨走向她,冷冷的諷刺著她。

雨初硬是沉了口氣。

「我現在回去言氏取資料,晚點—-」

「不用了!我不會再給妳第三次機會,反正妳現在也在傲升,多的是機會學習。」君墨冷冷回應,倒是不再跟她唇槍舌戰。

「記住,在妳面前,我是遲總,不要忘記妳只是一個小員工,不是言氏的言總。」離去前,君墨在她耳邊輕聲道,隨即步出會議室。

雨初忍著淚水,緊握拳頭,不明就理的深吸了口氣,究竟….她是哪裡得罪他了?收購言氏是他,突然要業績報表也是她,要趕走她的也是他….為什麼,他還要招惹她?

然而,離開了的君墨,心不自覺揪痛了起來,最近他常常覺得心痛,卻不知為何而痛,因為很煩躁,於是,雨初成了他的出氣筒…

是的,因為她,暫時讓他轉移了焦點?是嗎?
那他,為何而心痛?
– 待續 –

**本小說系列每逢星期一、四出刊**

>>「原來你只愛她」連載小說:
城市輕小說連載 | 原來你只愛她(序曲):愛與不愛之間
城市輕小說連載 | 原來你只愛她(1):他的眼中只有她
城市輕小說連載 | 原來你只愛她(2):這一切都是假的

>>延伸閱讀15年前舊作:
輕舞陽光早晨裡(1)  輕舞陽光早晨裡(2)
輕舞陽光早晨裡(3)  輕舞陽光早晨裡(4)
輕舞陽光早晨裡(5)  輕舞陽光早晨裡(6)
輕舞陽光早晨裡(7)  輕舞陽光早晨裡(8)
輕舞陽光早晨裡(9)  輕舞陽光早晨裡(10)
輕舞陽光早晨裡(11) 輕舞陽光早晨裡(12)
輕舞陽光早晨裡(13) 輕舞陽光早晨中(14)
輕舞陽光早晨中(15) 輕舞陽光早晨中(16)
輕舞陽光早晨中(17) 輕舞陽光早晨中(18)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