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他的那年,是芷斐第一次去美國旅行,首次就到台灣人都不太熟悉的奧斯汀Austin,那是德州首府,也是一座不會太過喧鬧的小城市,這次她打算一個人自駕玩德州南部的幾座城市。

由於是租車自駕之旅,車開到一半,才發現租來的車在往特拉維斯湖(Lake Travis)途中突然熄火。人生地不熟的她,正苦惱該如何叫車來幫她處理時,一部車就停在她車子斜前方。

一個高瘦卻精壯的男子邁步向她而來。

「怎麼了?」說的是中文,芷斐在美國南部的山路間聽到中文時真是美妙。

「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我不太懂車子。」

「我找修車廠的人過來幫妳看看?」男子邊說邊拿起手機,已經在撥電話。

在車子終於拖走後,芷斐也算是鬆了口氣,她才到這裡的第二天,竟然遇到這等好事,不免有些糾結。

「謝謝你,還好有你,不然我還真不知該怎麼處理。 」

「這裡很少有華人。」男子聳了聳肩,淡然道。

「是啊。」芷斐平常不太愛說話,個性有些沉悶,卻是愛旅行的單身女子。

「本來打算去哪呢?」

男子的聲線不太粗曠,大抵是中音調,帶著些許ABC口音,說起話來倒是清亮舒服。

「原本想去山上看日落。」

「不順便在 oasis 吃個飯,那裡看日落挺好的。」

「可惜車壞了。」

「我有這個榮幸邀你共進晚餐嗎?當然,如果妳不介意的話。」男子勾起嘴角淺淺一笑,眼眸在細長單眼皮裡閃動著光芒。

「這…這…」

本來想請他幫她叫個車,想說回了飯店再做打算,卻沒想到他會邀她吃飯,畢竟還是個陌生男子,這樣的邀約,令她有點猶豫。

「反正我也是要上山,而且也到晚餐時間了。」男子體貼追加了一句。

「好吧。」

不知是找不出拒絕他的理由,還是也別無他法。芷斐心想,也就一起吃個飯,且天色已漸暗,想帶看日落,也不可能了。

「我叫古向遠,妳呢?」伸出手,禮貌性的詢問。

「 鄧芷斐。」握向他的手,傳來掌心的溫度。

兩人在天光微暗的時刻上山用餐。

那是第一次見到古向遠,那次用餐其實是因為難得他遇見華人,也想盡盡地主之誼,才邀她吃飯,沒太多想法。然而他們再次見面,卻是在台灣,芷斐好友的婚禮上。

「新郎的朋友。」古向遠率先笑著向芷斐打招呼。

「新娘的好朋友。」

芷斐也回以一記笑容,淺笑時的清麗臉龐令古向遠心中一怔,心像是漏跳一拍似的,些許出神。

古向遠已是美國公民,從小移居美國,住在美國也超過二十年,這次回台灣是為了參加小學好友的婚禮,距離上次回來,也已是十年前的事。

「上次才聽你說好久沒來台灣,沒想到才不到二個月吧?就再次見到你,真是好巧。」

「後來有在 Austin 玩嗎?有再去山上看日落嗎?」向遠投以一記微笑,接著反問。

上次雖吃了頓飯,彼此卻未留下聯絡方式,向遠自然是不知道後來芷斐的旅行計劃。

「有,總算看到了著名的懸崖日落 。 」

因為這場婚禮,他們聊起了特拉維斯湖的日落美景,畢竟來到奧斯汀,通常不會錯過這裡最經典的熱門景點,雖然位在奧斯汀市郊,每年卻有不少人為這裡的湖畔日落而來,甚至是在此用晚餐享受日落美景。

作為科羅拉多河主要流經的特拉維斯湖,不僅是度假勝地,因為湖面寬廣,可說是全奧斯汀賞夕陽美景的絕佳地點,許多情侶總會挑選在日落前到Oasis餐廳,一邊享用晚餐,一邊賞美麗日落。

「可惜我那時要上班,不然真該盡盡地主之誼的。」

芷斐但笑不語。

這一回,兩人在婚禮上二度相遇,卻仍未留下彼此聯絡方式,結束婚禮時,望著芷斐離去的身影,向遠只是想著,下一回,如果再見到芷斐,他不會再錯過她。

只是,下一回,他們還有機會再見面嗎?

故事緣起
希望透過小說虛構短篇愛情故事,將旅遊景點融入故事情節裡,讓更多愛旅行的你妳,一邊看小說,一邊感受旅行的浪漫情懷。而每篇都可連結相關的延讀對文中的旅景做進一步的了解哦,歡迎參閱。

→ 延伸閱讀:
美國 | 德州:旅在奧斯汀的吃喝玩樂三兩事
你也曾遇過旅行限定情人嗎?
錯過的上海情人 再見已是熟悉的陌生人
朋友不當情人時,得到的是處之泰然的幸福,你相信嗎?
用整個生命愛著的情人
愛上詞的歌曲.K歌情人
想要?還是適合?不完美的人生也許才是完美

0

發表留言